首頁 > 總裁 > 婚途不知返 > 婚途不知返目錄 個人書架  投票推薦  添加到百度搜藏 

章節目錄 034:清川含笑

作者:公子無奇    

    門外站著尚熙,門內坐著連清川,韓笑覺得自己的頭發都要一根根炸起來了。

    怎么辦……

    讓尚熙看到連清川的話,爸媽那邊可能就瞞不住了。

    門鈴聲還在響,尚熙搞怪的聲音也在繼續,韓笑站在玄關處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,心里萌生的第一個年頭竟然是讓連清川藏起來。可余光瞟著一身昂貴西裝朝自己走來的男人,她覺得他一點也不像是會鉆衣柜的人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不開門?”他悠閑的坐在沙發上,手里端著一杯熱茶。

    “他會看到你的!”

    “他看不到我,我就成鬼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。

    韓笑皺著一張小臉,把心里的為難之處告訴他,“尚熙知道的話,我爸媽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爸媽不能知道嗎,我們是朋友啊,難道他們限制你交友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……”視線落到連清川剛毅有型的臉上,韓笑心想,他們應該只是接受不了我交了你這樣的“老朋友”。

    連清川看著她焦灼的樣子,眼前莫名浮現了之前看到她和那個男孩子在一起的畫面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韓笑對自己有種說不清、道不明的依賴感,但對那個少年,他不確定……

    “你喜歡他?怕他看到誤會你?”

    “啊?!”

    從她的反應中連清川知道,這丫頭壓根沒想那么多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認,他心里舒服了一點。

    韓笑本想就這么不開門,一會兒尚熙就回家了,偏偏這時候對門阿姨下樓丟垃圾,“嘴欠”的來了一句,“笑笑出門了嗎,不對呀,剛剛我女兒還去找她問問題了呢。”

    韓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手機“嗡嗡”地震個不停,她都擔心再聯系不上她尚熙就要報警了。

    無奈之下,她“咔嗒”一聲打開了門。

    “怎么才開啊,我都在門口站了半天了,你干嘛去了?”尚熙一邊皺眉數落她,一邊走進玄關換鞋,對她家熟悉的跟自己家似的。

    他本來還打算多訓她幾句,卻在看到沙發上坐著的男人時聲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脫鞋的動作一頓,尚熙保持著彎腰的動作沒起來,顯然是驚到了。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連清川率先開口。

    僵硬的點了點頭,尚熙隨即轉過頭看向韓笑,一臉懵逼,“他誰呀?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一位叔叔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?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朋友。”不知為啥,“朋友”兩個字說出來連韓笑自己都覺得沒有可信度。

    她自己都不信,更何況尚熙。

    氣氛一度變的有些尷尬,似乎連空氣中的煙塵都靜止不動了。

    最后,還是連清川率先打破了沉默。

    “時間不早了,我先走了,你們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拜拜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連清川點頭,厚實溫熱的大掌在她頭頂輕輕拍了一下,似鼓勵似安慰,親昵卻不會讓人覺得曖昧。

    經過尚熙身邊的時候,后者莫名感覺到了一股威壓。

    明明他也是一米八左右的身高,可站在男人旁邊,矮了一頭不說,連氣勢都弱了下來。

    等到連清川一走,隨著關門聲傳來,尚熙回神般拉著韓笑問道,“你跟我說說,你們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心知這事兒瞞不住了,韓笑抿了抿唇,將自己和連清川怎么認識的、認識后都發生了什么一一道來,力證這位大叔是個好人,“他幫了我好幾次,是個非常溫柔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也不能把人領家里來啊!萬一他起了色心圖謀不軌怎么辦?!”

    “他那么有錢,要找什么樣的人沒有啊,圖我一個小屁孩什么呀?”韓笑一直都是這么認為的,所以她對連清川根本沒有設防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這倒是……”

    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,尚熙隨即又意識到了問題,“那要是這么說,那他為啥還對你這么好?”

    又是關照店里的生意又是幫忙開家長會,現在居然都開始送飯了,這是什么操作?

    “我們是朋友啊。”韓笑回答的理所當然。

    尚熙一臉看白癡的表情,已經懶得理她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嗎?”

    “我媽不讓我和傻子說話。”尚熙開始自顧自的啃雞翅,那是他媽媽剛做好的,讓他給韓笑送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煩人!

    *

    在韓笑家把雞翅都啃完,又看了兩個電視節目尚熙才準備打道回府。

    韓笑困的差點沒從沙發上一頭栽下去,抹了抹嘴角的口水,她一臉無奈,“大哥……你不睡你不讓我睡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、行了,你睡覺去吧,我回家了,有事打我電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得嘞。”

    起身往玄關那邊走,尚熙小聲嘟囔道,“要不是怕那個老色鬼去而復返,你以為我愿意在這陪你耗啊……”

    一邊說,他一邊掩唇打了個哈欠。

    走出韓笑家的樓門,尚熙意外看到了倚在車邊抽煙的連清川。

    月色下,他整個人顯得更加神秘深沉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還沒走?!”看到連清川的那一瞬,尚熙覺得自己的舉動實在是太明智了。

    “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有事?”

    連清川搖頭。

    他找他沒事,只是單純為了確定他會離開韓笑家而已。

    尚熙并不笨,聽他這么說就明白了過來。

    合著對方也防著自己呢!

    “你喜歡韓笑?”否則的話,干嘛要做到這一步。

    微微抬頭看向韓笑家那一層,漆黑一片,已經沒了剛才的暖色燈光,連清川低聲道,“不是你以為的那種喜歡。”

    他的喜歡,很克制,不放肆。

    尚熙皺眉,發現自己根本看不透這個男人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問我是不是喜歡她?”真的喜歡一個人,不可能不在意這點的吧。

    “你喜歡她嗎?”連清川很配合,盡管他已經知道答案了。

    移開視線,尚熙學他那樣回答,“不是你以為的那種喜歡。”

    他對韓笑……

    像兄妹、像家人,卻不像戀人。

    他喜歡她,覺得自己應該照顧她,但并沒有那種怦然心動想和她攜手一生的想法,從始至終,她都只是他細心呵護的小妹妹,他對她沒有任何男生該對異性有的非分之想。

    所以,他不會允許任何人傷害她。

    “她還在上學。”而且還是高中!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至少比她大了一輪……”

    “17歲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坦誠的讓人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皺眉瞪視著連清川,尚熙忽然有些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一個不以“老牛吃嫩草”為恥而反以為榮的老流氓,你能拿他怎么辦呢?

    尚熙氣得拔腿就走,可走沒兩步又停了下來,“我不明白,依照你的身份和地位要找什么樣的女人找不到,為什么盯上韓笑了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知道原因的話,或許就不會站在這和你閑聊了。”

    喜歡一個人如果說得清自己到底喜歡她什么,那完全可以目標明確的在別人身上找尋這一點,那就不再是喜歡了,而是一場有目的的狩獵。

    喜歡她,就是因為她有的,別人沒有。

    “你會毀了她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會成就她。”連清川掐滅了煙,轉頭正視尚熙,目光亮的駭人。

    他會看著他的女孩在他的羽翼下無憂無慮的長大,飽受陽光雨露的滋養,慢慢綻放。

    在那之前,他不會讓自己的感情成為她的負累。

    所以目前為止,他們之間的關系只會有一個,那就是朋友。

    扎心的“忘年交”……

    *

    韓笑和連清川來往的事尚熙并沒有告訴韓笑父母,不知道是韓笑的拜托起了作用還是那晚連清川的一席話起了作用。

    總之,他只字未提。

    甚至……

    偶爾他還會幫韓笑打掩護。

    似乎戳破了這層窗戶紙,韓笑就變的肆無忌憚起來,每次和連清川出去都謊稱是和他出去,害得他動不動就得背著書包出門,找個“人煙稀少”的地方消磨時光。

    后來還是連總良心發現,讓周揚帶著他玩。

    于是這之后,從韓笑一個人抱上了連清川的大腿到尚熙也抱上了他的大腿。

    如果說之前尚熙對連清川的印象還停留在“四十來歲還不結婚的老光棍子”,那么在和周揚接觸以后,他就徹底對這個男人改觀了。他見識到了“連清川”這三個字對政商兩界的影響力,也領教了他在生意場上的超高手腕。

    從此,成為了迷弟。

    之后韓笑再和連清川出去,都不用韓笑三催四請了,他自己主動就蹦著高去找周揚了。

    跟著周秘書,他也算見了好些世面。

    臨近新年,尚熙一家子都回老家過年去了,韓笑家因為沒有什么親戚在了,所以依舊留在了A市,只是把家里的老人都接了回來。

    因為處于非常時期,所以韓父韓母什么也不讓她干,讓她自己想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。

    韓童鞋除了學習就是學習,只偶爾抽空和連清川發發信息。

    這天去袁帥那補課的時候,他居然給了她一個紅包,“提前慶祝你又長大一歲,過年期間我要休假出去旅游,估計得你開學后才能回來,所以壓歲錢先給你吧。”

    韓笑看著都震驚了,心想還有這種好事!

    相處這么長時間,她也知道袁帥說一不二的性子,所以就沒推卻直接收了。

    等到連清川開車來接她的時候,她好奇的在車上就拆開了,卻沒想到里面裝的不是錢,而是一張卡,一張電影卡,可以在各大影院無限次的觀影,不分2D或是3D,有種“一卡在手,天下我有”的既視感。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會不會有點貴重啊……”她以為里面就裝個十塊二十塊的討個彩頭呢。

    “收著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留著以后請我看電影用。”連清川對袁帥送的這個禮物還是很滿意的。

    直接送錢吧,送多了韓笑不能要,送少了他又不能輕饒了他,還不如化錢為物,危險系數小還討女孩子歡心。

    愣愣的點頭,韓笑把電影卡仔細收好。

    心里不禁在想,不知道他會不會給自己準備新年禮物……

    而韓笑的疑問在除夕那天得到了解答。

    答案是……

    沒有!

    除夕當天一整天他都沒有任何動靜,韓笑估摸著是自己想太多了,她倒沒有什么失望之類的情緒,畢竟經過這半年左右的相處讓她對連清川有了一些了解,他不是那么粗心大意的人,連袁帥都給了她紅包,他不可能忘了。

    除非,是他沒把她當外人,所以沒在意那些虛禮。

    這個認知,讓韓童鞋很是開心。

    總之,開開心心的過大年,沒有任何負面的情緒。

    到了跨年該接神的時候,韓笑家的門鈴忽然被人按響,韓母滿心疑惑,心想這大過年的會是誰呀。開了門,發現是一名還奮戰在崗位上的快遞小哥,穿著厚重的棉服,手里捧著一個小箱子,“新年快樂,這是韓笑的快遞,麻煩請簽收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謝謝,過年好、過年好。”韓媽媽趕緊接過,心想這孩子這是買了啥讓人家大過年的給送來。

    接過箱子,韓媽媽掃了一眼,發現上面寫著“XXX商場的新年大禮包”。

    “笑笑,這是你中的獎嗎?”

    “什么呀?”韓笑自己也是一臉懵。

    拆開箱子,只見里面放著一個嶄新的筆袋,里面裝著幾支造型獨特的水性筆,還有兩個筆記本,封面上印著一個漫畫畫風的男人,面部輪廓線條硬朗,十分剛毅有型,旁邊的袋子里還裝著一件漂亮的衛衣。

    喜慶的紅色,身前印著和筆記本上同樣的圖案。

    這三樣看起來也不像什么值錢的東西,所以韓媽媽不疑有他,只當這真是商場送的大禮包,就是對這個送貨日期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可韓笑就不一樣了,別人認不出那筆記本和衣服上印的是誰,她卻認得。

    這不是連清川嘛!

    正想著,電話忽然響起。

    她一看,好家伙,正好是連總的來電。

    擔心被父母聽到,韓笑神神秘秘的回了臥室去接,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東西收到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這次,她沒再說謝謝,“新年快樂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早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馬上倒計時了,有去樓下放鞭炮嗎?”連清川忽然換了話題。

    一提起這事兒,韓笑這個委屈啊,聲音聽起來都可憐巴巴的,“哼……我們家小區里不讓放炮仗……”
① 精彩小說《婚途不知返》連載于玄幻樓,更多關于《婚途不知返》內容, 請關注玄幻樓。本站已開通手機(http://m.xuanhuanlou.net/)閱讀功能,敬請通過手機訪問《婚途不知返》最新情節!
② 本站所收錄精彩小說 《婚途不知返》(作者:公子無奇)及有關此小說《婚途不知返》 評論所代表觀點,均屬作者個人行為,并不代表本站立場。
③書友如發現本小說《婚途不知返》內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,請馬上向本站舉報。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,非常感謝您的支持!
④《婚途不知返》是一本優秀小說,情節動人,為了讓作者:點影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,請您購買本書的VIP、或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,也是作者的一種另類支持!小說的未來,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!
福彩快三怎么买大小